学校

心灵空间

与父母和解——一个并不容易完成的任务

作者: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0日 

一般来说,大部分亲子关系都曾经历过对立的情况,甚至是严重的对立。与对立相反的是和解,孩子重新认识和理解父母,带来亲子关系的改善。


先来贴一下关于亲子关系和解的调查结论:


22岁是孩子开始感激父母的年龄,不过两代人关系的其他转折点来得更迟。


对女性来说,27岁时她们开始接受父母有关抚养孩子方面的意见,男性是29岁。


被调查者中有70%承认青少年时期认为自己“什么都懂”。这些人一般要到25岁左右开始更尊重父母的意见。在这个年龄段,他们会就财政、健康和买房等问题与父母探讨。


令人意外的是,78%的人说直到自己成家立业,才意识到父母曾经经历的艰辛。

子女接近30岁时,他们与父母的角色开始发生转换。27岁到29岁间,子女开始担心父母生病或是无法好好照顾自己。


今天我要讨论的是亲子关系无法或难以和解的情况,这在前来寻求心理咨询的来访者中并不少见。甚至可以有这样的结论:


什么时候来访者与他或她的原生家庭和解了(或放下了),什么时候他或她就更容易走上康复的道路。



我注意到,心理咨询进展缓慢的来访者,主要的原因并非是他们自身有多么病态,而在于他们与父母的关系。他们潜藏着无法消解的对父母的怨恨,而且这种怨恨似乎已经涉入到人格中去了,在他们的人际关系、亲密关系、与工作或学业的关系,与未来发展的关系中,都有所影响。


我们先来看看这种怨恨是怎么来的。


成长在糟糕的家庭关系中的孩子,自动地或不得不地成为了家庭的牺牲品。我这里所说的牺牲倒不是指他们外在的表现,恰恰相反,他们往往是童年优秀的孩子,成绩好、懂礼貌、行为规范、努力学习......他们所牺牲的往往是真实的自我:自身的需要、情绪、意图,他们看到的只有父母的需要、情绪、意图,他们最核心的关注点往往是:我要怎样才能拯救我的家庭(母亲、父亲)。


家庭是孩子安全基地,家庭不幸福了,安全基地就不稳固了,那么,怎样去稳固这个安全基地,变成了孩子强烈的愿望。在这个愿望的驱使之下,有些人会努力成为好孩子,背后的逻辑是:我成绩好了(或行为规范了、听话了),那么,父母会为我高兴,我的家庭就有救了。


在这样的家庭关系中,亲子角色颠倒了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孩子之所以要拯救父母,是因为父母本身是「孩子」,所以孩子不得不成为了「父母」。


这会是一个多么哀伤的选择,孩子迷失了本来应有的童真和快乐。这又会是一个多么难以达成的任务,家庭是否有救,跟孩子表现好不好的关系并不大。但孩子会夸大自己的作用,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可以去拯救家庭。不过,现实往往会打脸,这种夸大幻想往往是要受挫的。


「小时候,你们让我不爽,让我没有安全感,让我焦虑着急,让我始终关注你们;

现在,我要让你们不爽,让你们没有安全感,让你们为我担心、失望和绝望。


这是这些孩子长大后潜在的声音,这个声音来源于真实自我压抑后的怨恨,终于会在某一天,它们像火山一样爆发了。




家母情绪化,不辨是非、处事懦弱、对亲人刻薄、坏事推卸责任、好事居功,造成我很多性格缺陷。小时候我不知道,现在,我心中是恨家母的,毕竟负面影响时不时总会在生活中冒出来,会伤害身边对我好的人,会让我不敢反抗欺负我的人。而这个过程中每当我明显表现出不同于以往的优点,或者取得什么小小的成就,家母就开始自夸,说这些美好都是因为她。


这时我就会冒出极端的想法,想杀死自己证明家母是错的,她的人生是失败的。


我们能看到这位提问者的自毁愿望。自毁其实是生活中并不少见的现象,它会有多种表现,背后的动力往往来源于对父母的怨恨。


最极端的是自杀和自伤,通过毁坏自己的生命和身体,去表达那些无法表达的愤怒。


不那么极端的自毁表现:


  • 学业波折:考上好的大学,然后厌学、休学、退学;继续高复,考上好的大学,然后新一轮厌学、休学、退学。在名校附近,总是有一些焦虑的父母在周围游荡着,这些是煎熬地陪读着的父母,他们要为过去的错误付出代价。


  • 啃老:啃老也许是一种心理发展上的停滞,背后的潜意识愿望也许是为了把父母榨干。


  • 工作挫折:找不到工作;跟领导或老板糟糕的关系;无法投入于工作;一事无成。潜在的反社会愿望让他们排斥适应社会规则。


  • 拒绝婚姻: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是父母的愿望,我凭什么要去满足你们?


  • 拒绝生育: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那么,就让我就挑大的来吧。


  • …..


(行为背后的动机往往是多因素的,我这里只是从亲子关系的角度来解释,并非只有一种解释)



这些还是明显的,可以归类的表现,还有很多复杂的、难以归类的表现,在很多复杂的心理症状、行为抑制的背后,往往可以发现到与原生父母糟糕的关系,以及潜藏的怨恨。


对于生长在不幸福家庭中的来访者,我常有的建议,以及咨询的思路之一,就是让他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来,放下那些不该自己承担的责任,做自己能做的事情。简单来说,就是做自己,不要被太多的伦理道德或亲情义务所捆绑。


这是一种简单的关系,孩子是孩子,父母是父母。孩子变成了父母,父母变成了孩子,那么,这样的亲子关系是压抑的、束缚的、病态的。


其次是不断地识别和理解对父母的负面情感,以及它们对来访者行为、选择、关系中潜移默化的影响。不过,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,在咨访关系中,在咨询的进展中,也会被这些负面情绪所影响。


停滞感、窒息感是面对这些来访者时咨询师常有的感受。似乎,一切都变得那样的无助,咨询师也会被一阵一阵的无奈和压抑所吞没,咨询也会陷入停滞。如果咨询有进展了,那么咨询师满意了,而他们就不满意了。让那些对他们有期望的人不满,成为了他们表达愤怒的方式。


除了这个原因之外,咨询进展缓慢的一个原因还跟来访者潜意识的内疚感有关,来访者无意识地认为是自己导致了家庭的不幸。所以,他们要通过糟糕的状态来惩罚自己,既惩罚了自己,又报复了父母,他们会停留于自毁中难以自拔。


有些人似乎变成了永远的青春期叛逆者。哪怕已经年龄不小了,他们永远是反逆者,体制的反叛者,国家的反叛者,传统文化的反叛者。这种反叛虽然表达了怨恨,但也付出了代价,关系的、社会适应的、工作的、未来发展方面的代价。


一种家庭的痛苦,在孩子身上延续着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。什么时候真正和解了,或者放下了(有些人不再对父母有幻想,也不再怨恨,但不愿意改善),那么,才是心理解放的开始。


在心理咨询中,为什么需要谈论原生家庭,谈论与父母(或其他重要人物)的关系?原因在于,没有解决的原生家庭问题往往成为自毁行为、心理症状、发展停滞背后的重要原因谈出了问题,释放了情感,认识了自己,如果有可能,改善了与父母的关系,意味着心理发展阻碍的移除,那么,潜在的成长驱力就会更充分地发挥。



我一直认为,父母给予孩子最有价值的礼物,不是金钱或家庭地位,甚至不是关心和陪伴,而是良好的夫妻关系。原因在于:良好的夫妻关系来源于健康人格,这为健康的亲子关系打下了基础;良好的夫妻关系才会将家庭打造成一个安全和温暖的港湾,这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是至关重要的;良好关系下,父母本身是充满着积极情绪的,这种状态让他们在为人父母时也充满着快乐,这种快乐也会传递给孩子。


而想拥有良好的夫妻关系,重要的便是自身的心理成长。不断地认识自己、认识对方;不断地培养主动、关心、尊重、理解等积极心理品质,缓解自恋、剥削、控制、被动等不良心理品质的影响。学习心理学(特别是精神分析流派),一段良好人际关系的内化,一段好的心理咨询关系,是走出原生家庭不幸,得以健康成长的途径。


下一条:《心灵有约》第87期

关闭

版权所有:江苏省郑集高级中学 技术支持:徐州华网信息科技  邮箱:jszjzx@126.com 传真:0516-85079963 【管理入口】
ICP许可证:苏ICP备10023912-1号 苏公网安备 32031202000103号

心灵空间德育工作

与父母和解——一个并不容易完成的任务

2019-06-10  点击:[]

一般来说,大部分亲子关系都曾经历过对立的情况,甚至是严重的对立。与对立相反的是和解,孩子重新认识和理解父母,带来亲子关系的改善。


先来贴一下关于亲子关系和解的调查结论:


22岁是孩子开始感激父母的年龄,不过两代人关系的其他转折点来得更迟。


对女性来说,27岁时她们开始接受父母有关抚养孩子方面的意见,男性是29岁。


被调查者中有70%承认青少年时期认为自己“什么都懂”。这些人一般要到25岁左右开始更尊重父母的意见。在这个年龄段,他们会就财政、健康和买房等问题与父母探讨。


令人意外的是,78%的人说直到自己成家立业,才意识到父母曾经经历的艰辛。

子女接近30岁时,他们与父母的角色开始发生转换。27岁到29岁间,子女开始担心父母生病或是无法好好照顾自己。


今天我要讨论的是亲子关系无法或难以和解的情况,这在前来寻求心理咨询的来访者中并不少见。甚至可以有这样的结论:


什么时候来访者与他或她的原生家庭和解了(或放下了),什么时候他或她就更容易走上康复的道路。



我注意到,心理咨询进展缓慢的来访者,主要的原因并非是他们自身有多么病态,而在于他们与父母的关系。他们潜藏着无法消解的对父母的怨恨,而且这种怨恨似乎已经涉入到人格中去了,在他们的人际关系、亲密关系、与工作或学业的关系,与未来发展的关系中,都有所影响。


我们先来看看这种怨恨是怎么来的。


成长在糟糕的家庭关系中的孩子,自动地或不得不地成为了家庭的牺牲品。我这里所说的牺牲倒不是指他们外在的表现,恰恰相反,他们往往是童年优秀的孩子,成绩好、懂礼貌、行为规范、努力学习......他们所牺牲的往往是真实的自我:自身的需要、情绪、意图,他们看到的只有父母的需要、情绪、意图,他们最核心的关注点往往是:我要怎样才能拯救我的家庭(母亲、父亲)。


家庭是孩子安全基地,家庭不幸福了,安全基地就不稳固了,那么,怎样去稳固这个安全基地,变成了孩子强烈的愿望。在这个愿望的驱使之下,有些人会努力成为好孩子,背后的逻辑是:我成绩好了(或行为规范了、听话了),那么,父母会为我高兴,我的家庭就有救了。


在这样的家庭关系中,亲子角色颠倒了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孩子之所以要拯救父母,是因为父母本身是「孩子」,所以孩子不得不成为了「父母」。


这会是一个多么哀伤的选择,孩子迷失了本来应有的童真和快乐。这又会是一个多么难以达成的任务,家庭是否有救,跟孩子表现好不好的关系并不大。但孩子会夸大自己的作用,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可以去拯救家庭。不过,现实往往会打脸,这种夸大幻想往往是要受挫的。


「小时候,你们让我不爽,让我没有安全感,让我焦虑着急,让我始终关注你们;

现在,我要让你们不爽,让你们没有安全感,让你们为我担心、失望和绝望。


这是这些孩子长大后潜在的声音,这个声音来源于真实自我压抑后的怨恨,终于会在某一天,它们像火山一样爆发了。




家母情绪化,不辨是非、处事懦弱、对亲人刻薄、坏事推卸责任、好事居功,造成我很多性格缺陷。小时候我不知道,现在,我心中是恨家母的,毕竟负面影响时不时总会在生活中冒出来,会伤害身边对我好的人,会让我不敢反抗欺负我的人。而这个过程中每当我明显表现出不同于以往的优点,或者取得什么小小的成就,家母就开始自夸,说这些美好都是因为她。


这时我就会冒出极端的想法,想杀死自己证明家母是错的,她的人生是失败的。


我们能看到这位提问者的自毁愿望。自毁其实是生活中并不少见的现象,它会有多种表现,背后的动力往往来源于对父母的怨恨。


最极端的是自杀和自伤,通过毁坏自己的生命和身体,去表达那些无法表达的愤怒。


不那么极端的自毁表现:


  • 学业波折:考上好的大学,然后厌学、休学、退学;继续高复,考上好的大学,然后新一轮厌学、休学、退学。在名校附近,总是有一些焦虑的父母在周围游荡着,这些是煎熬地陪读着的父母,他们要为过去的错误付出代价。


  • 啃老:啃老也许是一种心理发展上的停滞,背后的潜意识愿望也许是为了把父母榨干。


  • 工作挫折:找不到工作;跟领导或老板糟糕的关系;无法投入于工作;一事无成。潜在的反社会愿望让他们排斥适应社会规则。


  • 拒绝婚姻: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是父母的愿望,我凭什么要去满足你们?


  • 拒绝生育: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那么,就让我就挑大的来吧。


  • …..


(行为背后的动机往往是多因素的,我这里只是从亲子关系的角度来解释,并非只有一种解释)



这些还是明显的,可以归类的表现,还有很多复杂的、难以归类的表现,在很多复杂的心理症状、行为抑制的背后,往往可以发现到与原生父母糟糕的关系,以及潜藏的怨恨。


对于生长在不幸福家庭中的来访者,我常有的建议,以及咨询的思路之一,就是让他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来,放下那些不该自己承担的责任,做自己能做的事情。简单来说,就是做自己,不要被太多的伦理道德或亲情义务所捆绑。


这是一种简单的关系,孩子是孩子,父母是父母。孩子变成了父母,父母变成了孩子,那么,这样的亲子关系是压抑的、束缚的、病态的。


其次是不断地识别和理解对父母的负面情感,以及它们对来访者行为、选择、关系中潜移默化的影响。不过,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,在咨访关系中,在咨询的进展中,也会被这些负面情绪所影响。


停滞感、窒息感是面对这些来访者时咨询师常有的感受。似乎,一切都变得那样的无助,咨询师也会被一阵一阵的无奈和压抑所吞没,咨询也会陷入停滞。如果咨询有进展了,那么咨询师满意了,而他们就不满意了。让那些对他们有期望的人不满,成为了他们表达愤怒的方式。


除了这个原因之外,咨询进展缓慢的一个原因还跟来访者潜意识的内疚感有关,来访者无意识地认为是自己导致了家庭的不幸。所以,他们要通过糟糕的状态来惩罚自己,既惩罚了自己,又报复了父母,他们会停留于自毁中难以自拔。


有些人似乎变成了永远的青春期叛逆者。哪怕已经年龄不小了,他们永远是反逆者,体制的反叛者,国家的反叛者,传统文化的反叛者。这种反叛虽然表达了怨恨,但也付出了代价,关系的、社会适应的、工作的、未来发展方面的代价。


一种家庭的痛苦,在孩子身上延续着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。什么时候真正和解了,或者放下了(有些人不再对父母有幻想,也不再怨恨,但不愿意改善),那么,才是心理解放的开始。


在心理咨询中,为什么需要谈论原生家庭,谈论与父母(或其他重要人物)的关系?原因在于,没有解决的原生家庭问题往往成为自毁行为、心理症状、发展停滞背后的重要原因谈出了问题,释放了情感,认识了自己,如果有可能,改善了与父母的关系,意味着心理发展阻碍的移除,那么,潜在的成长驱力就会更充分地发挥。



我一直认为,父母给予孩子最有价值的礼物,不是金钱或家庭地位,甚至不是关心和陪伴,而是良好的夫妻关系。原因在于:良好的夫妻关系来源于健康人格,这为健康的亲子关系打下了基础;良好的夫妻关系才会将家庭打造成一个安全和温暖的港湾,这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是至关重要的;良好关系下,父母本身是充满着积极情绪的,这种状态让他们在为人父母时也充满着快乐,这种快乐也会传递给孩子。


而想拥有良好的夫妻关系,重要的便是自身的心理成长。不断地认识自己、认识对方;不断地培养主动、关心、尊重、理解等积极心理品质,缓解自恋、剥削、控制、被动等不良心理品质的影响。学习心理学(特别是精神分析流派),一段良好人际关系的内化,一段好的心理咨询关系,是走出原生家庭不幸,得以健康成长的途径。

下一条

关闭